分类
期权交易

密码货币与央行之争

中国以及未来货币之争

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很可能身处变革前线。采用加密货币需要重新布线系统,还要为前期运营及合规提供资金。一些银行围绕虚拟货币业务建立创收部门,以此解决前述问题。借助监管势头,银行纷纷搭建加密交易平台,同时推出资产管理产品托管业务,成立货币咨询和研究小组。正如普华永道报告所述,带动金融科技产品的软件和APP与主流银行业务之间需要进行更大的整合。附带交易信息的虚拟货币将为一系列创新金融产品带来机会,同时也将增加投资者对它们的需求。

虚拟货币交易势必大幅上升。最好的数字交易应直接简便,只需滑动手指或点击手机即可完成。中国的移动支付业务量远超世界其他国家,成功的支付企业亦一直积极参与这些变革。随着虚拟货币使用的增加及中国DCEP的不断发展,金融和非金融公司将面临更大的压力,因为他们需要向客户提供更多的数字支付选择和更好的体验。为此,Facebook的Diem项目的目标即是让全球范围的转账做到像发送短信一样简单,同时降低颇为昂贵的转账和汇款费用。

领导者需要对新领域更从容。是时候为企业进入数字货币时代奠定基础了。一些企业的财务主管已经提早行动,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形势。包括科技公司MicroStrategy和保险公司MassMutual在内的许多企业都在增持加密货币,因为他们认识到投资组合升值的潜力:不仅可以对冲通胀风险,还可以为消费者购买产品提供加密货币支付方式。在监管行动推动下,交易基础设施正在迅速完善。凭借对冲基金提供的额外流动性,加密货币的期货交易衍生品交易所正成倍增加。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可能催生加密货币的创新投资工具和新的融资策略。与此同时,加密货币参与者之间的并购活动也在加速进行。随着私人组织的数字货币产品和既有加密货币(及其生态系统)得到普及,参与者们纷纷招募具有丰富金融服务知识的人才。此外,随着监管机构和税务部门不断加深其对加密货币的监督和认识,最终将创造出更加稳定的市场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企业在中国的业务极有可能会处于大量交易以数字货币计价的环境中,并与积极采用这类交易的中国企业竞争。企业领导者应该密切关注中国数字货币试点的进展、监管体系的变化以及企业应用数字货币的进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借由DCEP的个体交易网络可能会发展出具备更广泛操作可行性的B2B应用。

全球货币战在两个战线酝酿?

加息首先导致美元指数飙升,多国央行追随美国,弃守对弱势货币的偏好,转而拥抱强势汇率。美国高盛称,一场“反向货币战”开打。与此同时,日元、韩元等国货币竞相贬值,让亚洲货币集体承压,金融市场似乎又嗅到了一丝“亚洲货币战”的硝烟。香港《南华早报》分析称,全球或许尚未经历全面的货币战争,但随着资本从亚洲多国撤出,全球外汇市场的动荡正在加剧。可以说,美联储拖延太长时间才开始对抗国内通胀,然后做出相当激烈的反应,让世界来承担后果,而后果才刚刚开始显现。

美元指数周一盘中一度冲破104,创下20年来新高。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如今全球货币的表现和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表现截然不同。当年,各国都是低通胀状态,推行低利率和大规模资产购买,部分目的是通过较弱的货币来促进增长。如今,在新冠肺炎疫情与全球物价飞涨的影响下,俄乌冲突进一步使商品价格水涨船高,各国央行工作重心已从鼓励增长转向降低通胀。由于石油及多种原料商品都是以美元计价,美元升值使其他国家的通胀压力升高,各国央行不得不跟上美国升息步伐。高盛称,一个“反向货币战争”的新时代已经到来,体量较大的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平均需要再加息10个基点,才能抵消本币贬值1%的影响。

读书 一部中央银行与金融危机的400年极简史——《货币王者:中央银行如何制造与救赎金融危机》出版


在各路媒体渲染之下,关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几乎无人不知。那么,比特币到底是什么?比特币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传说中的发明人叫中本聪,1949 年出生,日裔美国人,爱好收集火车模型,但或许此人根本就不存在。比特币价格近来不断走高,2013 年底突破1 000 美元;在2017 年,比特币价格超过一盎司的黄金,具有标志性意义。到了2020 年,比特币从最低3 801 美元,到最高41 946 美元,价格相差十倍,还是一样的过山车行情。到2021 年初,更是一开年就超越5 万美元。伴随比特币热潮的是对现存的主流货币体系带来的挑战。比特币粉丝并不甘心仅仅赚钱,对他们而言,比特币革命的意义,或许更加深远。作为最新潮流的引领者,借助时代变化与技术话语,比特币看起来与过去的替代货币如此不同,但是究其本质,真的不一样么?

回到大家自一开始就不断追问的问题,什么才算货币?比特币到底算不算?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储前主席那拉亚纳·科切拉科塔(Narayana Kocherlakota )曾经写过一篇著名的论文《货币是记忆》(Money Is Memory)。其中,他比较货币和记忆的特性,记忆是指与过去直接或间接有关的全部历史知识,而货币是没有进入生产与使用而又固定供应的对象,二者的分配和使用接近。因此,从技术的角度来看,钱相当于是一个原始的记忆形式。这就进而引发一个推论,货币是不是就类似一个中央记账系统呢?

加密货币和现代货币最大不同

欲望与信念之争

独裁的央行与分裂的币圈

央行的反击:央行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的诞生,本身可以视为对金融危机后全球央行成为“印钞者”的一次反叛。对于各国央行而言,数字货币带来的挑战显然存在。它们现在也已经着手发布官方数字货币,中国央行也在其中。最初,中国央行发行货币是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中国版数字货币项目)。后来,又定名为“E-CNY”(数字人民币)。

按照业内的看法,央行数字货币分为两种,零售型和批发型,这两种使用的场景有些不同。具体到中国央行,一般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可以部分替代狭义货币流通中现金(M0 )的功能。你知道,M0 指银行体系以外各个单位的库存现金和居民的手持现金之和。所以,DCEP 基本可以看作现金的数字化,和人民币是按1∶1 自由兑换。从技术上看,央行数字货币采取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的双层制度,与国际上各主权国家现有的货币体系相吻合,甚至不一定采取区块链技术。看起来,央行数字货币与支付宝、微信支付差不多,但在货币属性上有本质区别:一个是央行负债M0 ;另一个是商业银行负债,属于广义货币量M2,M2 属于流通于银行体系之外的现金加上企业存款、居民储蓄存款以及其他存款。

Notice: The 密码货币与央行之争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五分钟解读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计划

记混多个账户的不同密码是否也会困扰你?苹果公司在2022年WWDC开发者大会上展示了全新的无密码登录技术Passkeys,并表示正在与谷歌、微软等250家公司合作,推动这项技术更加安全和便捷。本则视频中,《华尔街日报》科技记者Dalvin Brown解释了Passkeys的底层技术逻辑,演示了用户如何只使用指纹、面部识别等生物认证或是PIN码便可解锁账户,也回答了关于这项新技术的几个疑问和担忧。封面图片制作:David Fang

中国在经济增长放缓之际努力应对抗议活动和不满情绪

拜登签署《降低通胀法案》,聚焦可再生能源、处方药和公司税

“豪猪战略”:乌克兰战争为台湾提供抵御中国的思路

又有美国议员代表团访台,中国重启环台军演

乌克兰食品通胀严重,许多人甚至买不起盐

俄乌战争推高了全球物价,而乌克兰国内的通胀率比全球平均水平还要高出不少。即使作为全球主要产粮国,其食品价格仍然上涨55%,蔬菜价格上涨32%,盐价则上涨三倍还多。乌克兰拥有欧洲最大的盐厂之一,但工厂预计在战争结束前无法恢复生产,而眼下乌克兰人正需要用盐去腌制过冬的食物。《华尔街日报》带你了解通胀给乌克兰人日常生活带来的影响,他们正在努力应对这个即将到来的难捱寒冬。封面图片制作:Michelle Inez Simon

监控录像:金正男遇刺全过程

大中华新闻

军演彰显中国锁台战略,影响几何?

中国周一表示,在原定为期四天的环台军演结束后,将继续进行一段时间的演训。通过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军演视频以及在台湾周边进行的实弹演习地图,军事专家分析了一旦爆发冲突,中国政府可能对台湾采取的空中与海上封锁战略。《华尔街日报》记者James T. Areddy解释了中国军事活动会如何威胁台湾乃至全球贸易。封面图片来源:CCTV

海南疫情封控导致八万游客滞留海岛

现场视频:中国举行环台实弹演习,展示封锁台湾的能力

美中紧张关系加剧后,台海局势会如何发展?

佩洛西会见蔡英文:“我们不会放弃对台湾的承诺”

纪录短片:不断驰援新冠重灾区的美国危机护士

随着美国各地陆续爆发新冠疫情,医院人手短缺的情况频频出现,一群旅行危机护士(Traveling Crisis Nurse)马不停蹄地从一个重灾区转战另一重灾区。在疫情爆发五个月后,《华尔街日报》以这部跟踪了四名护士的纪录短片,呈现了逆行者们所承受的精神和身体伤害。跟随她们的脚步,我们也得以一窥美国各地抗疫一线医护人员的工作状态。封面图片来源:Chelsea Walsh

纪录短片:2047将至,为香港的未来而战

纪录短片:一个美国飓风灾民家庭的重建之旅

纪录片:美国印第安保留地上的“猎童者”

纪录短片:“我在南极为地球把脉”

三星Galaxy Fold 4和Flip 4表明折叠屏手机仍有市场

自2019年三星发布其首款折叠屏手机以来,关于折叠屏究竟是未来趋势还只是噱头的争议就不绝于耳。尽管华为、小米、联想等其他品牌也已进入该细分市场,但相较整体智能手机市场,折叠屏手机仍属小众,占比不到1%。在三星发布新款折叠屏手机Galaxy Z Fold 4与Galaxy Z Flip 4之际,《华尔街日报》科技记者Dalvin Brown试用了这两款新机型,一探三星早期机型的问题是否解决,以及折叠屏是否值得花大价钱买入。封面图片制作:Adele Mor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