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斐波那契指标

不應忽略 NFT 市場

iPhone

【狂人說趨勢】比特幣不漲,市場是沒有靈魂的

比特幣:比特幣非流動性供應持續新高,目前有 76% 的比特幣供應都是不流動的,意味著只有 400 多萬比特幣正在被交換,可見後市拉升多麼容易。第三大比特幣巨鯨今日再買 372 個 BTC,這哥們既有錢又有格局,給我們帶來想像空間。比特幣佔比跌至 37.3%,為 2019 年以來最低水平,這個數據告訴我們,比特幣不漲,市場是沒有靈魂的,想要持續牛市,比特幣的上漲才是基礎,耐心持有吧。今天走得不錯,預計晚間繼續大幅反彈。

以太坊:近 24 小時銷毀達到 10186ETH,再次突破萬枚關口,有利於後市的繼續走強,預計近期將出現強勢反彈行情。

SOL:夜間再次癱瘓,網絡暫停 4 個小時,但這並沒有影響眾神對他的看好,幣價也沒因此大幅回調,說明市場看漲的情緒依舊不錯,短期聯動反彈為主。

UNI:Uniswap 不應忽略 NFT 市場 成為以太坊鏈上首個年收入超過 10 億美元的 Dapp,這麼賺錢的應用,幣價未來不會差的,短期逆勢走強,有望突破。

LINK:兩名以太坊鯨魚在過去 2 天買入 479701 枚 LINK,價值 1000 多萬美元,造就了 LINK 的獨立行情,強勢將會持續,預言機龍頭,目前的價格不算太高。

DOT:2021 年波卡開發活動增加 147%,高於 ETH、ATOM 和 SOL。這個數據不能作為重要參考指標,要知道 2018 年 EOS 也是持續開發第一,最後的結局大家也看到了,選擇的賽道比努力更加重要,一個公鏈如果走錯了方向,再多的開發也無濟於事。長期繼續不看好,短期有聯動反彈的機會。

ONE:2022 年將向 DAO 分配 5000 萬-1 億美元資金,並推出比特幣橋接。幣價已經接近歷史新高,未來依然有繼續走強的希望。

BTT:波場基金會轉出超過 100 億枚 BTT,這是個利空,增加了供應,建議不要追高。

市場今天在 46500 壓力位磨了一天,供應沒能持續,預計短期將會出現多頭反撲的上漲行情。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意見,不代表區塊客觀點和立場,所有內容及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自行決策與交易,對投資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及區塊客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成功創建NFT品牌代幣的關鍵

網頁文章首圖1200x630

2020 年 10 月 NBA 發行「NBA Top Shot」,憑藉 NBA 的品牌高人氣,搭配官方授權的球員短影片(例如 LeBron James 致敬 Kobe Bryant 的扣籃),開始掀起 NFT 熱潮,引起原本非區塊鏈圈的人興趣,並得到許多市場巨頭的投資,在次級市場上也超過百萬人的交易。對 NBA 來說,早在 20 世紀末就開始發行實體 NBA 球員卡,從生產、估價、交易、收藏整條產業鏈早已成熟,也就是 NBA 本身已經凝聚出很強的社群共識,因此球員卡不僅是個物品,更是可以作為收藏和具投資潛能的產品。當 NBA 要透過 NFT 發行數位球員卡時,對既有的 NBA 社群來說,只是一個運用新技術、更多變化的球員卡;對從來沒有收藏過實體 NBA 球員卡的年輕人來說,由於受到品牌、市場、新科技導入等因素的影響,也開始跟風入手,因此 NBA Top Shot 可說是代幣生態系的具體實現。

近期看到許多藝人和網紅開賣 NFT,甚至包含國內外知名品牌、傳統產業、非金融科技產業的公司等,都開始推出自家品牌的 NFT。

只是這樣的風潮也同時帶來了不少爭議。站在消費者或社群的角度,品牌或公司推出 NFT 的目的可能是為了跟風、社群經營、創造更多利潤、提升品牌知名度等,同時也發現不少未經官方授權的 NFT 在市場流通,迫使有些受侵權的品牌方也不禁開始思考是否要跟進發行 NFT。但無論是什麼動機而發行 NFT,都應該要正視這背後所隱藏的風險和問題。

委外發行 NFT 的各個階段流程。(繪製/蔡孟凌)

下载比推 APP

iPhone

Android

“无聊猿”BAYC的内忧与外患

本文来自 decrypt,原文作者:Sander Lutz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 Moni

“无聊猿”BAYC的内忧与外患

一位知名艺术家声称,地球上最大的 NFT 品牌是由纳粹支持者秘密经营的,这位艺术家随后开始出售该品牌的山寨版 NFT 系列,净赚了 180 万美元。有些人觉得这位艺术家明辨是非,但也有一些人认为他在利用“NFT 热潮”赤裸裸捞钱。现在,该 NFT 品牌正在起诉这位艺术家,而此案的最终影响很可能比任何一方预期的更为深远——

这,就是概念艺术家 Ryder Ripps 和“无聊猿” BAYC背后价值 40 亿美元的 Yuga Labs 正在进行的故事,6 月底,Yuga Labs 正式对 Ryder Ripps 提起联邦诉讼,此事在 NFT、以及更广泛的加密世界里引发轩然大波,人们主要关注点包括:

1、BAYC 的创造者们是否真的在这个 NFT 项目里隐藏植入了种族主义歧视和纳粹符号,毕竟 BAYC 得到了斯蒂芬库里、吉米法伦和麦当娜等一众名人明星的吹捧;

2、整件事是否由 不應忽略 NFT 市場 Ryder Ripps 精心策划?毕竟他曾谎称重新设计过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标志;

5、NFT 可以受版权保护吗?(与 NFT 相关的图像如何受版权保护这一仍然模糊,毕竟这可能是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问题)

不过,大多数人似乎忽略了本诉讼案中的另一个要点:Yuga Labs 并没有起诉 Ryder Ripps 诽谤或侵犯版权,相反,这家市值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只是狭隘地指责 Ryder Ripps 侵犯了“无聊猿”的商标。

“价值百万美元的问题”

谈到 Yuga Labs 在诉讼中完全没有提及侵犯版权这件事,肯塔基大学法学教授 Brian Fyre 觉得有些奇怪:“这真的很重要,真的有点不寻常、有趣和出乎意料。”

版权和商标侵权虽然经常密切相关,但却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情。版权保护作品的内容:一本书的情节、一幅画的视觉元素、一首歌的合唱。另一方面,商标保护构成品牌的企业名称、徽标和口号。由于不追究版权侵权,Yuga Labs 好像并不在乎 Ryder Ripps 复制了数千张“无聊猿” NFT 图像并获利数百万美元的事实,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华盛顿大学法学院研究副院长 Zahr Said 解答了人们的疑惑:“不應忽略 NFT 市場 这是一个价值百万美元的问题”,对于 Yuga Labs 这样的公司而言,他们出售的 NFT 可能并不受版权法保护。

Brian Fyre 进一步补充说:

“许多无聊猿买家将所谓的‘IP 所有权’视为 NFT 价值主张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从去年开始,我们已经看到许多无聊猿所有者试图将 NFT 转变成独特的服装系列、音乐团体、汉堡餐厅和电视节目,Yuga Labs 鼓励这种行为,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像 BAYC 这样的 NFT 社区精神取决于一种假设,即 NFT 持有者不是被动消费者,而是对所购 NFT 拥有不同程度控制权的活跃社区成员。”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无聊猿” NFT的版权结构在法律上可能会失去效力,艺术家兼律师 Dave Steiner 指出,Yuga Labs 可能根本没有任何 “无聊猿” BAYC 的权利,这一事实也许会大幅消除该公司的价值。此外,由于流通中的 10,000 只“无聊猿” 几乎完全相同,而且通常只有一个特征,例如耳环,因此法律可能只会将版权授予有史以来第一批购买“无聊猿”的所有者,因为这些图像,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

按照 Dave Steiner 的解释,除了第一批“无聊猿”,法律会将随后的每一个“无聊猿” NFT 视为这些“原件”的某种变体。举个例子,如果在米老鼠图像上画了一个耳环,法律不会认为这个戴耳环的米老鼠受到版权保护,只是一个带着耳环的米老鼠,仅此而已。倘若从这个法律角度解读的话,绝大多数无聊猿(超过 99%)NFT 在版权方面其实毫无价值。因此,如果 Yuga Labs 起诉 Ryder Ripps 侵权,无疑给自己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而这也是 Yuga Labs 不應忽略 NFT 市場 不應忽略 NFT 市場 现阶段不希望处理的复杂问题。

诽谤也是如此。虽然 Yuga Labs 有足够证据来追究 Ryder Ripps 对其诽谤,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这显然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为什么?因为一旦以“诽谤”罪名起诉 Ryder Ripps,意味着 Ryder Ripps 推出的 NFT 系列将被授予合法权利,而且还要提供大量涉密新建来证明“无聊猿”不是种族歧视和纳粹主义者。倘若启动诽谤诉讼,可能会引发长达数月的调研取证,对 Yuga Labs 来说将会是一场永无止境的公关噩梦。

两只猴子走进 NFT 市场

那么,如果不是侵犯版权也不是诽谤,Yuga Labs 发起诉讼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Yuga Labs 公司聘请的Fenwick & West 律所曾帮助 Facebook 、亚马逊、苹果、eBay 和甲骨文等科技巨头解决过大量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今年六月,他们在美国加州中部地方法院正式提起诉讼,该诉讼案件中仅提及 Ryder Ripps 侵犯了 Yuga Labs 的商标,索赔也主要集中在 Ripps 对“无聊猿”标志和品牌的使用上。

“你花 10 美元买了一个 Louis Vuitton 仿冒包,你知道这不是真包,对吧,但问题是,你买它是因为商标。”

“无聊猿”BAYC的内忧与外患

Ryder Ripps 将他的 NFT 系列命名为 RR/BAYC,但需要注意的是,截至目前,Yuga Labs 并未真正持有 BAYC 名称和徽标的商标,因为其商标申请正在审理中,因此可以在法庭上要求保护这些商标。然而,Yuga Labs 律师必须证明,Ryder Ripps 通过援引“无聊猿”商标为消费者制造了“混淆的可能性” 。不过,Yuga Labs 可能并不需要证明每个 RR/BAYC NFT 的购买者被欺骗购买了“假猴子”,他们只需表明,RR/BAYC 的收藏价值与 BAYC 价值挂钩。

既要说服法庭,又要取悦社区:BAYC陷入两难困境

Ryder Ripps 对“无聊猿”的攻击背后动机是什么?Ryder Ripps 难道想凭借一己之力推翻这个数十亿美元的 NFT 项目吗?Ryder Ripps 渴望通过抨击“无聊猿”来博眼球并获得更多关注吗?

有人说,从阴谋论角度来看的话,也许 Ryder Ripps 希望 Yuga Labs 不應忽略 NFT 市場 起诉他。

区块链法律咨询公司 DLT Law 合伙人 Yitzy Hammer 一针见血地指出,起诉并不是一件非常适合 Web3 的事情,因为对 NFT 不應忽略 NFT 市場 项目发起诉讼这件事在具有去中心化社区意识的 NFT 艺术和 Web3 文化世界中是非常罕见的。 专门从事商标和 Web3 业务的Taylor Wessing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Christian Tenkhoff 也表示,尽管NFT 所有者将 IP 视为一个主要的价值主张,但在去中心化社区里,大多数人会认为 IP 是一种“不應忽略 NFT 市場 老派东西,是旧世界的,是中心化的,甚至都不应该存在。”

到目前为止,Yuga Labs 一直在小心呵护自己的羽毛,避免和 Web3 社区产生冲突。因此,Ryder Ripps 的挑衅可能使 Yuga Labs 处于另一个艰难的境地:将“无聊猿”的品牌与纳粹主义联系起来。而这,其实才是 Yuga Labs 最关注的问题。

此外,Yuga Labs 发起诉讼的时间点也让人产生疑惑。Yuga Labs 直到 6 月 24 日才提起诉讼,当时 Ryder Ripps 的 RR/BAYC 在 OpenSea 上的销售额已经超越了BAYC。肯塔基大学法学教授 Brian Fyre 补充称:

“我的直觉告诉我,Yuga Labs 之所以发起诉讼,可能只是要设法让 Ryder Ripps 停止诋毁他们的品牌(毕竟纳粹主义的指控不是件小事),而不是真的担心商标侵权问题。在很多方面,他们只是觉得自己需要反击。”

“无聊猿”BAYC的内忧与外患

但无论动机如何,Yuga Labs 现在已经陷入“两难困境”。一方面,Yuga Labs 诞生于实验性、去中心化的 NFT 世界;但另一方面,随着品牌价值越来越大,Yuga Labs 需要在中心化的现实世界中确立市场主导地位,需要保护自己的商标和品牌价值,这可能也是他们不得不选择的一条道路,然而其中最困难的就是如何让 Web3 社区明白其观点。

Taylor Wessing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Christian Tenkhoff 总结道:

“Yuga Labs 必须在两边都取得胜利,既要说服法庭,又要取悦社区,因为获得 Web3、NFT 和 Twitter 社区的支持,对 Yuga Labs 来说非常、非常重要。”

NFT交易正夯:你買到了什麼?

近來,愈來愈多藝術家透過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來展示、銷售其數位創作。基於區塊鏈技術之抗審查(Censorship Resistance)特性,任何人均得於區塊鏈上進行交易,於吸引創作者之同時,亦吸引不少藝術品收藏愛好者投入其中。

NFT也有假貨嗎?

以目前最主要之NFT交易平台OpenSea為例,其於服務條款中聲明,OpenSea將根據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DMCA),保留不預先通知即下架作品之權利。並將於收到相關智慧財產權侵權賠償時刪除作品,倘若使用者被確定為重複侵權者,將終止用戶對服務之訪問。適可證明,NFT之交易不能免於侵權爭議。

2022年1月14日,Hermès International和Hermès of Paris, Inc.於美國聯邦地方法院提起商標侵權等訴訟,主張Mason Rothschild是「數位投機客」,透過抄襲、盜用Birkin商標圖利。

數位創作MetaBirkins的外型與Hermès Birkin相似,引來抄襲與仿冒的爭議。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圖/數位創作MetaBirkins的外型與Hermès Birkin相似,引來抄襲與仿冒的爭議。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致敬vs.仿冒之爭議

而Mason Rothschild則辯稱MetaBirkins是對Hermès Birkin致敬,自己並未製造或銷售仿冒之Birkin,只是以其為靈感進行藝術創作,應屬於憲法保障之表意自由。

Rothschild更於同年1月18日於Instagram發出聲明表示:「我採用NFT銷售藝術品,並不改變它是藝術品的事實」,並以藝術家Andy Warhol之作品康寶湯罐頭(Campbell’s 不應忽略 NFT 市場 Soup Cans)作為比較。

以新技術之角度觀之,Mason Rothschild之數位創作MetaBirkins,細看之下其外型比例確實與Hermès Birkin有些許相異之處。

買方得清楚自NFT之資訊欄中,瞭解數位創作之背景描述(Description)、價格歷史(Price History)等資訊,並不會因此將MetaBirkins認為是Hermès旗下之商品、藝術品,亦難謂有將Herm-ès Birkin與MetaBirkins混為一談之可能。